關於部落格
搏奕
  • 635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自我肥胖高大上

  □王乾榮   高大上,成了眼下流行語。   什麼叫“高大上”?據說指“高端”、“大氣”、“上檔次”。若真的高端、大氣、上檔次,您就高大上,也罷;問題在,人往往沒來由地拔高,無限度地放大,氣喘吁吁奔上,原無所謂高大上,卻自我肥胖自命高大上,就沒勁了。   2014年11月26日《文藝報》消息,“魯迅文學院第24屆中青年作家高級研討班結業”。研討就研討吧,卻硬加一個“高級”。啥意思?就是高大上啊!   回憶一下,1950年,“中央文學研究所”成立,1954年改為“中國作家協會文學講習所”。講習所,謙稱啊——無非是中青年作家進修的一個場所嘛。這個所,丁玲為主任委員,何其芳、黃藥眠、田間等任委員。郭沫若、周揚、茅盾、葉聖陶、老舍、曹禺、艾青、何其芳等文學大師,都任過教員。學員中有後來成為大作家的馬烽、劉真、鄧友梅等。   講習所1958年停辦,1980年恢復,恢復後的老師,也多為著名作家或教授,如吳組緗等。張抗抗回憶:“1980年,我作為文學講習所第5期學員,接受了將近半年的學習。那期學員來自全國各地,幾乎每個人都有‘名作’在手,一時高手雲集、人才薈萃。”   上述這些師生,夠不夠高大上?可無論朴實無華的50年代,還是思想解放的80年代初,人家的“班”,都不叫啥“高級研討班”。   1984年,不甘寂寞的講習所,改叫“魯迅文學院”,猶如“職改專”、“專升本”,已夠高大上。而魯院作家進修班,也改稱“高級研討班”了。我的問題是,您那個班,不像小學、中學、大學,有所謂初級、中級、高級之別,此前也沒設初級班和中級班,又何來“高級班”呢?   當然,“高級”說著痛快,聽著悅耳,給人以仰視的感覺,於是,嘻嘻,便“高級”了。   咱們知道,拍電影或電視劇,須先有原創劇本或改編自小說的文學劇本,然後才有導演、攝影、演員等主創人員,以及錄音、化妝等輔助人員,他們協同配合,才能完成一部作品。馮小剛導演了電影《唐山大地震》,他在片頭和海報突出大寫著“馮小剛作品”。剛剛播完的電視劇《紅高粱》,片頭標明“鄭曉龍作品”——而鄭先生只是個導演,原著莫言、編劇趙冬苓,似乎跟“作品”無緣了。沒有原著和文學腳本,電影或電視劇,便是無源之水、無本之木,哪來的“作品”?馮鄭二位,都是不錯的導演,他們可以說那是“某某某導演的作品”,卻不能拋開不可或缺的原著或編劇,把自己“高大上”到孤零零的最高端,而獨占作品。是不是有點氣人,有點欺負人?   廣播電臺和電視臺播音員,咱們如此叫了幾十年,連朱鎔基都對鳳凰電視臺吳小莉說,“喜歡你的播音”。如今呢,隨著廣播學院升格為傳媒大學,播音員也陡升成“主播”了。是“主”而不是“副”,榮耀、動聽呀。但是,既無副播,又哪來“主播”?   摩登時代,誰人不喜高大上?文學和傳媒等文化界人士“開風氣之先”,一味高大上,別的行業不善舞文弄墨之人,也紛紛效尤,爭先恐後高大上,且猶有發揮。   連那個與王老吉打了很長時日官司的加多寶,也在廣告里自命“涼茶領導者”,不僅高大,而且居於“最上”了。加多寶是否好喝,我不知道,但我斷定,它並非什麼“領導者”。每個地盤的領導者,都是本領域的“老大”,都有被領導者,都要服眾。那麼,誰選了加多寶做“涼茶領導者”?它又領導誰呢?同是涼茶的王老吉,就絕對不會承認加多寶的領導——非但不要它領導,還要跟它爭一日之短長。   夏徵農先生《詠蟬》詩曰:“夏日炎炎睡未成,怕聽知了放高音。”是的,高音太高太濫,便是噪聲,刺耳得很,非但令人不快,還叫人難以入眠……   (原標題:自我肥胖高大上)  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